当前位置 主页 > 留言咨询 >

白银“杀人恶魔”高承勇人生轨迹大起底

2022-06-21 07:29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犯罪嫌疑人高承勇曾在白银一小区内这间狭小阴暗的屋子里居住了6 年多。兰州晨报记者 田蹊 摄

  2016年8月27日,公安部发布消息称,甘蒙“8·05”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成功告破,52岁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在白银落网。消息甫一公开,在坊间引起广泛传播,这一陈年旧案在网络上迅速成为舆论中心点。

  8月28日,兰州晨报记者一行多人走访多地,试图还原这一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的始末。

  2000年11月20日,白银市棉纺厂平房家属区挤满了人,警笛响个不停,住在该家属区的受害人罗某于当日11时许被残杀在家中,警方在勘验时发现,受害人颈部被切开,裤子被扒至膝盖处,双手缺失,家中2岁的孩子满身是血,所幸并无生命危险。

  时间追溯回1988年5月,23岁的白某被害于家中,6年后的1994年,女性石某也惨死家中,而后的1998年,又连发4起女性被害案,加上2000年的罗某被杀案,已有7名女性被杀,7人死前均颈部被切开或者被刺割,且有不同程度的赤裸,作案时间均为白天。

  “白银有个性变态杀人魔……”7名女性被害后,这一消息在白银市开始疯传,学校取消晚自习、女性职工不敢上夜班、女性不能穿红衣服……市民们想出各种应对措施来预防随时有可能发生的“杀戮”。

  警方为此成立专案组,抽调警力,动用各种刑侦手段,并案调查,但依旧没能阻止“性变态杀人狂魔”继续行凶,2001年、2002年又有两名女性在家中或者居住地被害,手段和前7起案件基本雷同。自2002年最后一次行凶,这个“性变态杀人狂魔”仿佛人间蒸发一样,自此虽再无悲剧发生,但凶手在逃,白银市民依然内心忐忑。

  “专案组经过仔细研究分析后,将以上9起残害女性的案件并案侦查,并定性为‘性变态杀人案件’。”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经过对9起惨案的综合分析,技术人员、专案专家反复认真地对现场所留痕迹物证和作案手段进行比较,并上报省公安厅、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进行复核、鉴定后确认。

  而这一系列强奸杀人案件,直至2004年,白银警方才首次向社会公布了一份《白银市公安局侦破系列强奸杀人案件宣传提纲》,首次证实了“白银确实出了个杀人狂”这个事实,此后再无公布进展。在公布了案情的同时,警方亦悬赏20万元缉拿凶手。

  老旧低矮的楼房,除了散步聊天的老年人外,鲜见年轻人,这是白银市棉纺厂家属院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。2000年11月20日11时许,棉纺厂女工罗某上完大夜班后在宿舍被杀身亡,而案发后,在宿舍区居住的不少同事均未感觉到任何异样。

  “当时上大夜班,白天都睡得很死,一点感觉都没有。”事发15年后,说起当初的惨案,已经退休的王女士仍心有余悸,“当时宿舍区是两排平房,罗住在前一排,我住在后一排,隔得不远,等我们知道事发时现场全是警察。”

  因为害怕,王女士并未靠近凶案现场。“凶手手段太残忍了,都说一屋子都是血。”王女士向记者拼凑起当年的情景,罗某的2岁孩子也浑身是血,但没有生命危险,“可能因为孩子太小,什么都记不得才逃过一劫。”

  已经72岁的张奶奶告诉记者,此前经常独自上夜班的她一个人根本不敢去了。“当时我家住在火车站附近,走到白银针织厂要30分钟,不敢去啊。”在张奶奶印象中,除了不敢上夜班,也不敢穿红衣服,一时间,像白银市棉纺厂和针织厂这样女性众多的单位,几无女性再穿红衣服。

  “除了上夜班,家里孩子晚上头疼发烧都不敢一个人带去医院。”张奶奶说。另据了解,罗某被杀后,其家属曾怀疑是其在铁路上工作的丈夫所为,双方因此闹得很不愉快,罗某丈夫也曾被警方羁押多日,但因无证据不久也被放出来了。

  而当得知杀害罗某的凶手高承勇被抓,王女士和张奶奶都欢喜不已,“这下总算心里踏实了,所以说,坏人做坏事,躲得了今天,躲不过明天。”高兴之余,二人还不忘问记者“谁破案的?替我们感谢下破案的人”。

  8月28日记者走访棉纺厂家属院时,罗某曾经被害的平房家属院已于多年前推倒重建,而高承勇租住的房屋距其当年杀害罗某的房屋不过几百米的距离。

  15年后,在这个老年人居多的家属院,该案仍是大家茶余饭后讨论的热点,而今,随着凶手被抓,该案或将淡出人们的视线。

  “昨天(27日)在网上看到照片后,我一下就想起来这人了,在我们院子里住了好多年。”8月28日,在棉纺厂家属院和人闲聊的原师傅脱口而出。

  据原师傅介绍,高承勇个子挺高,不怎么爱说话,偶尔会在院里和其他人闲聊,见了人还主动让烟,看着人挺稳重的。“惊讶、错愕、不可思议……”当得知高承勇是系列强奸杀人案的凶手时,原师傅用了这几个词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  一室一厅,只有38平方米的一楼,高承勇一家四口从2005年年底至2012年3月在此住了6年多。“当时他为了孩子上学在这里租住,棉纺厂效益不好,不少人外出打工就将房屋外租了。”高承勇租住房的邻居宋阿姨28日告诉记者,在后来的交往中,逐渐熟悉后,高承勇称其此前曾在内蒙古打工多年。

  “他们一家和我做邻居6年多,平时还经常串门,邻里之间处得还挺不错,我们两个都抽烟,在一起还互相让烟,怎么也没想到他是当年凶案的嫌疑人。”宋阿姨说,而且他的两个孩子很争气,考的大学都不错,现在也都参加工作了。

  “昨天看到网上的信息,一看照片我当时就傻眼了,这不是以前的邻居小高么,平常不怎么爱说话,不怎么喝酒,好像也没有赌博的习惯,个子高高的,但很黑,爱跳舞。”宋阿姨说,而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不怎么爱说话的高承勇很少往人多的地方去,但却爱跳舞。

  “当时案发后,由于不少人被肢解了,很多人推测他不是屠夫就是个骨科大夫,现在案子破了,虽然知道推测错了,但一想到他1.8米的个子,不要说用刀子,一把就能把人的胳膊拧下来。”自从27日知道此事后,宋阿姨就感觉头皮一直发麻,一晚上都没睡着,怎么也想不到不爱说话的小高竟然是系列强奸杀人案的凶手,同时也有点后怕。

  和高承勇一家虽然相处融洽,但曾经的一件小事也让宋阿姨很是不爽。“当时家里把铁窗户换掉,旧的就让小高拿去卖,让他帮我把新窗户的缝隙填好,但此后好久都没见到小高,问他媳妇,他媳妇说,她也不知道老公到哪里去了。”

  2012年3月份左右,高承勇的妻子告诉宋阿姨,他们在白银市工业学校承包了个小卖部,生意不错,还让她在儿子结婚时通知一声,自此双方断了联系。“昨天(27日)给高的媳妇打了个电话,哭得很伤心。老婆孩子是无辜的,你们也别去打扰他们了。”采访到最后,宋阿姨说。

  • 最热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