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主页 > 韩国特价酒店 >

抗癌六年的摄影师好想再多看几眼这个世界

2022-06-19 19:26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前公司领导授权委托公司同事张秀美(左一)为张春蕾送去6.6万元善款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王春花 摄

  今年是张春蕾抗癌的第6年,他患的是侵袭性胸腺癌。3个月前新黄河记者去医院看望他时,他脖子下的包只有不到10cm,现如今已经长到了18cm。肿瘤压迫的右肺积液挤出来后,用500ml的矿泉水瓶分装,足足装了8瓶。肿瘤恶化加重了身体不适,住院花费难以维系的各种开支,他说,已经穷途末路,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。

  今年6月21日,张春蕾从住了半年的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出院,原因是医保超额,自费又没钱,癌症晚期的他只好出院回家,靠着氧气瓶和止疼药维持了近半个月。7月4日,他终于在西郊肿瘤医院住上了院,打上了化疗的药物,“这一次住院比原来花费还多,除去医保报销,自费近2万。”张春蕾向记者解释,他住院以来用的都是一般的药物,请的护工每个月要五六千,连82岁的老父亲的退休金也花得差不多了,自己没有任何收入来源,“太花钱了,看不下去,活不下去了。”他说。

  时间倒回到2015年春节前夕,43岁的张春蕾被查出体内有一个11cm大的恶性肿瘤,医学上称之为“侵袭性胸腺瘤”,也就是癌症。医生断言,他最多能活10个月。今年是他抗癌的第6年,“一般人能活个三四年也就到头了,我能撑到第6年,老天对我不薄。”张春蕾感慨万千,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,主要是没钱了。

  在张春蕾被查出患癌的6年里,每次住院基本全靠医保。住院期间,他前前后后做了三四十次化疗,住了五六十次院。起初是每两三个月住一次院,一次住半个月。今年3月份,记者去医院看望他时,他脖子下的肿瘤约有10cm大,他说,最近肿瘤已经长到了18cm,压迫的脖子和后背生疼,喘气都困难,各方面感觉都不好了。

  “我和张春蕾原来都是司机,关系很好,每次庄总都是授权委托我去给他送钱。”张春蕾此前的同事张秀美告诉记者,自从张春蕾查出癌症,前公司领导庄总累计为其捐赠40余万元。可以说,庄总是他抗癌路上最大的贵人。今年春节给了他2万元,前几天张春蕾的一通求助电线万元。张春蕾的父亲感激涕零地接过善款扭头转向张春蕾,“不知道你上辈子积了什么德,人家能这么不求回报地帮助你,你要感恩。”病来如山倒,太多的感谢不知从何说起,张春蕾只是点头。

  张春蕾,曾是一名职业摄影师。为了圆一个现场看环法比赛的梦想,2007年,他下定决心从济南骑行去法国。同时他坚信,好风景都在路上,能有一次这样的骑行经历,足够刺激。就这样,张春蕾历时4个月,骑行12000公里,从俄罗斯,经白俄,到波兰,最后骑到法国,终于在环法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抵达敦刻尔克。他激动得一晚上没睡,称之为疯狂的一夜。

  沿途中,他拍了很多照片,照片背后有温暖的人和故事,也不乏意外的“收获”。为了给病床上的自己“找点事儿”做,也为了让自己“好过一点”。从今年1月30日开始,他将骑行法国拍摄的照片,陆续更新在微信朋友圈。“朋友圈一次最多发9张,一天发2000多张也是很累了。”来医院看望他的朋友学会了也帮他发。直到3月底,总共2万多张照片终于发得差不多了。“骑车去巴黎,梦想成真的感觉想想是真得好。虽然吃了很多苦,但值得来一遭。”他说。

  “真的不知道还能撑多久,最近的状况越来越糟,钱也花得差不多了,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帮我一把。”张春蕾说,现在每月住院的花销在5万元左右,家里实在没钱了。老父亲82岁,女儿在上初中,上有老下有小,本应该是自己肩负家庭重担的时候,却谁也顾不上,什么忙也帮不上。

  “如果不是庄总的资助,我可能活不到今天。”从不求人的张春蕾,对自己能活多久已经没有奢望,只希望每天能活得“好受”一点。如果有来生,希望能好好报答对他有恩的人。

  原标题:抗癌六年的摄影师,好想再多看几眼这个世界 2007年曾历时4个月骑车到法国,沿途拍摄的2万多张照片已陆续更新到朋友圈

  • 最热文章